云雀

=雪犹眠

行文拖沓,一弧一世纪,杂食,一般没有CP洁癖,什么冷坑都敢跳(。)bl战士,坚定不拆逆。
阵营混沌邪恶,爱他你就太阳他。写着写着就一脚油门下去了.。
什么坑都跳,想的文梗十个里面八个车,可惜是个肾虚选手。脑子里想的是糖写出来是刀。
关注需谨慎。
幸识。
小天使我爱你们。

【杰医】雾隐的传说

·第五人格真好我吹爆
·有私设有私心有ooc
·cp杰医,约莫是刀……可能这辈子都写不了糖了。
·能不能点一点红心蓝手我想要头像框…!!!!!!!


很久很久以前,长桌是有五把椅子的。

但是后来,只有四把了。

医院二楼的病床上是否锁着一个绝望的灵魂,断掉的椅背是不是承载不住脆弱的爱情。

1.
来到庄园的一霎那,杰克就注意到了她。

她的位置在长桌的尾端,穿着白色的上衣和浅蓝的裙子,扣子系的一丝不苟,把颈项优美的曲线埋没在了领子里。她坐在座位上,挺拔的坐姿体现出了良好的教养,即便畏惧不安也只是抓紧了手里的镇静剂,并没有做出失态的举动。
矜傲的贵公子坐在她旁边,靠着高背椅,坐姿松散的有些不太自然。被对未知的恐惧充斥的心里硬生生空出了一小块地方,对她的欣赏强行挪开了那些恐惧与不安,占据了这一方小小的净土。
艾米丽·黛尔。
杰克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用后槽牙反复咀嚼,仿佛这是什么罕见的珍馐。
开场的沉默总是令人难熬,就好似黎明前的黑暗最为致命。其余的求生者肩挨着肩小声碰起了头,不论每个人心里装着什么见不得光的阴谋算计现在都聊的热火朝天。
杰克垂下眼,思量着什么样的话题才足够勾起兴趣。
“你…叫什么名字?”
医生的声音很轻,向他这里靠了靠,低垂的眼睑隔绝了试图窥探那双澄澈黑瞳的视线。
“……”回之以沉默。
“如果不方便说的话…”可以不用说的。
医生的话被打断,靠坐着椅背架着腿的贵族公子像是纡尊降贵地开了口∶
“杰克。”
紧绷的声线不太自然,杰克暗自祈祷着不要被她听出什么来。听说医生的心思都非常缜密细腻,他可不希望初次见面就留下个丢人的第一印象。
彼时还尚且年少不经事的杰克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在医生那儿被盖上了「傲慢」与「看见女孩子会脸红」的戳儿。

2.
当游戏开始的时候杰克和医生在圣心医院的二楼偶遇。杰克初来乍到,对地形不熟,医生心善,主动揽下了带新人的活儿,一路领着他走,一路上轻声和他解说着地形和辨认技巧。
杰克看似认真在听其实全在观察医生。这个时候的医生像是突然活了过来一样,身上带着一股子鲜活的生气,不再像一个精致的人偶一样旁观一切。
神采飞扬。
杰克便任由医生拽着他的手腕,安分的跟在她身后走走停停修电机。

3.
医生很无奈,她发现一旦到了圣心医院杰克就像是个不带拐杖的盲女一样一路乱撞。按说圣心医院也来过这么多次了,就算都没有逃出去也不该像第一次来一样生疏的过分。
可问题是杰克永远也认不得路,明明在军工厂就能十分熟稔的领着屠夫在废墟穿梭。
医生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却也只能认命的带着杰克继续熟悉圣心医院。
医生当然不会知道,杰克是故意的。
医生在圣心医院的时候整个人有着一股子鲜活的生气,这让她看起来真真正正的像个人,攥住了杰克的全部心神。
但是很奇怪,医生从来不会去医院的二楼。如果可以,她甚至都不会踏足一楼的鸟笼。
杰克趁医生不在的时候偷偷去过一次二楼。破败的手术室里摆着一张焦糊的病床,上面褐色的血迹凝结成块,泛黄的被单上还有电流烧焦的痕迹,触目惊心。
医生的过往。
结合医生反常的举动,杰克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医生并不是纯粹的好人,在来参加这个残忍的游戏之前她的过往甚至可能是黑暗的。
伪善。
这让杰克心里滋生出了点隐秘而复杂的情感,带着一点点窥见真相的兴奋,一点点寻见同类的窃喜,还有一点奇怪的微妙情绪在心底蔓延滋长。

4.
杰克和医生越发熟悉了起来,期间杰克假作不经意的暴露了些自己的本性,再加之旁敲侧击的揭底与示好,果然使得医生对他放下了些戒备。
他们一起参加游戏,医生坐在长桌的尾端,杰克就坐在倒数第二把椅子上,两个人在等待的时候肩并着肩喁喁私语。
有的时候杰克被绑在了椅子上,医生也不会丢下他一个人逃脱,往往会努力的救他,如果救不下来,一开始还会自己逃跑,待到后来二人情谊愈浓时医生会和他共同回到庄园。
杰克有问过医生为什么。医生歪着头想了很久,然后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含混了过去。
杰克没有追问,但他清楚,医生和他已经被绑在一起了,像是三九天中濒死的两个人,只有紧紧抱在一起才能活下去。
杰克到底是不惧死的,但他却贪恋这份温暖。

5.
杰克和医生也是闹掰过的,但是只有一次。
这一次,却成了永恒。
杰克往常都会本分的写日记,把琐碎的事情记下来充个数也便罢了。
但那一次和医生爆发的争吵却让他上了头。医生为了救园丁而牺牲了自己让他莫名的感到恐慌,事后和医生提起时医生却避而不谈,二人争执不下之时杰克一时口快将话题扯到了二楼的那张病床上。
沉静内敛的医生一下子爆发了,虽然红着眼圈但声线却无比冷硬的与他决裂。

6.
医生察觉到反常是在杰克失踪的三天后。
她和杰克爆发了大规模的冷战,以至于两个人一直在不同的场次逃脱。
只是在怎么避而不见,总也会有一两场不可避免的碰在一起。
但……医生已经很久没有遇到杰克了。
思念和深埋的情感压过了理智,医生偷偷路过杰克房间时假作不经意的张望了下,却惊愕的发现他的房间空空如也。
没了…
所有他存在过的痕迹都被刻意的抹消,只有床上一本停驻了时间的日记本沉默的记录着真相。
医生翻开了日记本,那上面的时间停留在争吵爆发的那一天。
「所有人都必须要记日记……」
里奥的遭遇从记忆的角落被挖出,医生不敢置信睁大了眼,妄图凭空在这本日记上看出一页新的日记来。

7.
「雾隐」的传说在庄园内蔓延开来,求生者们惶惶不安的猜测着「雾隐」的身份。
医生依旧没能找到杰克,她翻遍了军工厂与红教堂,甚至踏上了医院二楼寻找杰克的身影。
那张破败的病床上每一块凝结的血液和每一道电流的痕迹她都铭记在心,但是真正看到的时候医生还是脚下一软。
来不及了……
病床上新添了几道褐色的血块,扭曲的痕迹在病床上蜿蜒开触目惊心的痕迹。医生颤抖着手碰了一下,又像过了电一样猛地收回手。
那些血液半新不旧,明显还没有干透。
可怖的猜想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医生不敢再在伤心之处停留,失了魂魄一般被送回了庄园。

8.
那是医生与「雾隐」初次会面的日子。
医生看着面前高高瘦瘦的人影,像是被谁攥住了心口,疼的眼前发黑,喘不过气。
那个曾经就算狼狈奔逃也不忘注意衣着举止的矜贵公子此时已只剩下了一副骨架,黑黢黢的眼眶里失了平日灵动的神采,望向你的时候只让你觉得有彻骨的凉意从脚底窜到头顶。
他穿着破烂的大衣,腰间别着玫瑰手杖,衣帽边缘都有被电流烧焦的痕迹。每一道痕迹都狠狠撞在医生心上,被强行压下的念头又在脑海中盘旋不去,压的医生脊背发凉。
同行的三人已经都被送回了庄园,场上只剩下了她与「雾隐」两人……不,一人。

9.
医生望着「雾隐」向她走来,医生没有跑也没有反抗,只是看着他的左手。
他的左手宽大的不像话,每一根手指都被拗断了一段指节,用绷带胡乱的接上了一段锋利的刀刃。伤口并没有处理好,应该是已经发炎了。
这样一只手,打人的时候他一定很痛吧?都说十指连心,这样粗糙的包扎会让每一下的攻击都牵动着伤口。
一定……很疼吧?
医生不退反进,向着「雾隐」走过去。她看见他高高的举起了那只手,平静的闭上了眼,准备着将要承受的一击。

10.
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发生,医生惊讶的睁开了眼,看到「雾隐」那一双黑黢黢的眼睛打量着她。
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医生知道他一定是在纠结。
鬼使神差的,她握住了他伶仃的手腕,冰冷的白骨硌的她手心生疼。

“你……叫什么名字?”
“如果不方便的话,可以不用说的。”

有冰冷的液体从眼角滑落,医生握着「雾隐」的手替他重新包扎,一遍又一遍执拗的重复着她对杰克说过的话。往日琐碎的记忆浮出水面,一点一滴都无比清晰。
她知道,「雾隐」还有神智,只是被抹消了原本的记忆罢了。
但是很可惜的是,「雾隐」并没有被唤醒记忆,他在一开始的混乱后重新变的冰冷,将医生砍倒在地。
迷迷糊糊的被掐着脖子提了起来,然后身子一轻,落去了一个冰冷的怀抱。
很温柔,就像记忆里的一样。
医生没有挣扎,哪怕到狂欢之椅的距离是绝对能够挣脱下来的。她并没有觉得失落,而是觉得释然。
再爱一次吧。


医生在别人眼中成了一个怪人。她拒绝和别人谈起「雾隐」,在等待的时候永远坐在长桌的尾端,哪怕被监管者追捕也不会踏进医院一步。
医生并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她只是想,既然杰克选择在这里留下,那她就陪着他一起吧。

从此以后,天堂地狱,永生相随。
————end————

小天使们点一点红心蓝手我想要头像框…!!!!三党码字不易给我点爱好不好qaq

【邱非/邱乔视角【乔一帆三十题

1.容易被各个队里的前辈欺负,因为太乖巧了

2.偶尔会陪沐橙姐看电视剧,然后沐橙姐就会给他一把瓜子,他嗑瓜子的样子像只小仓鼠

3.不想起床的时候就会抱着被子迷迷糊糊的撒着娇

4.没睡醒的时候懵里懵懂的特别好骗(其实睡醒了也一样)

5.早上起床的时候很迅速,但是一坐起身子就跟卡机了一样,抱着被子眯着眼睛顶着一头乱翘的毛坐在床上思考五分钟的人生。

6.冬天喜欢围围巾,特别特别长的围巾,可以两个人一起围的那种。但是从来不肯说为什么要买这么长。

7.冬天的时候手很凉,帮他捂手的时候会脸红,睁着眼睛,以为自己没有看见他唇角幸福的笑容

8.真的特别容易满足

9.在床上也一样

10.腰部是敏.感带

11.很容易流生理泪,一流就停不下来

12.受不住了还用软软的哭腔喊着不要了

13.事后清理的时候会特别不好意思

14.之前藏着的邱乔本被他发现了,睡了好几天沙发

15.被叶修和魏琛拉去喝酒,一杯醉

16.喝醉之后当着兴欣全员的面把邱非扑倒在沙发上

17.隔壁房间都听见了他一声大喊「邱非我要办了你!」

18.被抱回家狠狠教训了一遍

19.从此以后视酒为洪水猛兽

20.兴欣里为数不多的正常人之一

21.特别认真,每日训练从不偷懒,认真打游戏的样子很吸引人。

22.抱着那只金灿灿的奖杯傻傻的笑,翻来覆去的问,是真的吗,不是在做梦吧。

23.和别人谈起邱非时眼睛亮亮的,表情很鲜活

24.一没留神脱口而出一句「我家邱非」

25.偶然发现他的电脑里有战斗格式所有的视频,图库里专门建了一个邱非专属的文件夹。

26.兴欣吉祥物,没有之一

27.被魏琛他们怂恿着吸了一口烟,呛得眼角都红了

28.玩国王游戏连输五把简直惨绝人寰,还被被戴妍琦点到跳脱衣舞

29.其实特别不喜欢高英杰和他走那么近

30.在我的照片后面写上「我爱你♥」然后装进相框放在床头

「冰秋r.1.8」无解【一【下

•r.1.8预警

•cp:原版洛冰河x穿越沈清秋

•我果然是下不去狠手的亲妈=v=✧

•嘤嘤嘤拖了那么久居然还在涨粉……我错了qaq我对不起你们qaq

•忘羡找不到地方乱入我也很无奈啊=w=✧

•OOC是病我就是不治∠( ᐛ 」∠)_

走你

https://m.weibo.cn/6021282023/4123616360364952

「冰秋r.1.8.」无解【一【上

•cp:“洛冰河”x沈清秋,忘羡乱入搞事情
•水牢选择题梗,不论怎么选都得被操√
•私设渣反和魔道是一个世界。
•我不管全都是系统的锅!
•车在下篇
•OOC是病我就是不治_(:з」∠)_

系统:【请看选择题:
    选项a:悔。为师早就悔了,这几年无时不刻都在追悔莫及。
    选项b:(冷笑)看到你如今这幅模样,就知道无需后悔!
    选项c:保持沉默。】
沉默
沈清秋有那么一刹那想手撕系统。
去他妈的情景小推手
把他送回来玩选择题???
但是虽然很想杀了系统,看着眼前邪魅狂狷的冰哥,沈清秋忍不住头皮发麻。
等等……冰哥???他的冰妹呢!
哦对
他买的是「豪华版情景小推手」
系统很“好心”的提示:【因冰妹未黑化彻底,所以临时召唤来了冰哥。
瞅了瞅眼前黑袍上华美简约的云纹,沈清秋口中发苦“我……选……A……”
“悔。为师早就悔了,这几年无时不刻都在追悔莫及。”
系统:【“洛冰河”怒气值-10
还好,减了怒气值,大概不会被削成人棍了。沈清秋长长叹一口气。当初梦魔给他织的梦里,原装沈凄惨的模样成了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而洛冰河也是一愣,显然是以为他会说一些“为天下大义灭亲义无反顾”之类凛然正气的话语云云。
低低笑了一声,刻意压低的嗓音里透出性感的沙哑和磁性“师尊这话,可当真?”
出乎意料的,沈清秋极其认真的,缓缓的却又坚定的点了一下头,神情肃穆“当真。”
岂止当真,从那个软软糯糯的小绵羊掉下那吃人的深渊时他就已经悔了。悔青了肠子。甚至一度有随着他一起跳下的念头疯狂滋长,若不是找不到深渊入口而不甘的罢休,现在会怎样真的难说。
洛冰河不可置信的微微睁大眼睛,唇角似讽刺似自嘲的笑容逐渐敛去。
几步上前,洛冰河双手撑着水牢冰凉的墙壁,居高临下的俯视沈清秋“师尊……真是令人讨厌……”嘴上这么说着,下一秒冰哥就毫不怜惜的发动了天魔血
洛冰河的突然靠近吓得沈清秋连忙退后,奈何双手被捆仙索缚住,他现在也与凡人一般无二,更何况后背早已紧紧贴住冰冷的石壁,退无可退,身体各处传来的瘙痒令他几欲抓狂,更别提思考怎么从这魔头手下逃脱。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就很正常。
撕衣服。
对,不论是冰妹还是冰哥,都撕了他的衣服。
尼玛他穿这一身仙气飘飘逼格满分的白衣到底招你惹你了啊!
干嘛一言不合就动手撕啊!
待会公仪萧进来你让他怎么解释啊!
沈清秋裸着半边身子,,脸上晕开一抹可疑的红晕,说不清到底是气的羞的还是给天魔血折腾的,抑或是三者都有吧。
不过很明显,在冰哥眼里这就是羞的。
洛冰河一愣,然后脸色扭曲的飞快脱了身上那件黑色的袍子兜头蒙住沈清秋。
“……”怎么办?他又想起了那个恶俗的情节。
被蒙的难受,想踢开那黑色的袍子,脚上的动作却在考虑到上次选c时他踢开这衣服然后洛冰河转过头来怒气冲天的表情时顿住。
双手被捆仙索缚在背后,沈清秋认命般的扭来扭去终于露了个头出来,怎料刚冒了个头出来就看见冰哥那一脸肃杀的冷盯着他。
沈清秋:……
于是沈清秋自认为很机智的重新把头埋在黑袍子里。
洛冰河:……
一把扯下黑袍子丢在一边,伸手扳住人下巴逼着他抬头“我在问最后一遍,师尊,你可曾真正悔过。”
沈清秋心里哀嚎:大哥我到底要说几遍你才信啊!却还不得不撑着一张严肃的脸,被迫仰视着冰哥。
然后他作了个死:
“假的,骗你的,开心了?”

「叶莫r18」叫一声给哥听听

【微道具play慎入

【一只冷漠受被流氓攻搞的起不来床的故事xd

【全程莫凡死也不肯张口系列

【新手司机深夜飙车吃枣药丸

【OOC是我的锅但我不背锅xdd

【食愉

“莫凡啊我跟你说你不要再犟了就算再过一百年你也还是哥的身下受。”

叶修把莫凡摁在墙上,双手反扣在头顶,叼着烟笑着说。

“……”莫凡咬了咬牙,把头拧到一边去,不语。表面看着冷静,实际上这样的姿势让他浑身都被叶修身上那种微苦的味道包围,在暖黄的灯光映衬下真是怎么看怎么暧昧。

妈的。莫凡再次磨牙。

叶修飞快的伸手掐灭烟丢在烟灰缸里,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莫凡已经挣开了叶修的钳制。

叶修怎么肯轻易放他离开,当然是再次扑过去,两个人就这么拧着掐着掐着拧着滚到床上去了。

世界刹那就安静了。

微博:请系好安全带